娱乐-BAIZHIHE.JIWENBO.TASIQI.COM域名出售

王健林的年会,停了

2024-01-24 00:00:00

来源:南风窗

1月14日,万达集团2023年年会在与总部相连的北京万达文华酒店举行。这是一场低调、几乎没有媒体传播的年会,只有万达集团官网按照惯例发布了一条消息。

董事长的年度工作总结,是万达年会的必要环节。无论年会于何年何处举行,总结与表彰大会的现场布置都一模一样:蓝色的背景,火红的花烛花,还有坐在中央,身穿黑色西服、打绛红色领带的王健林。

没有迹象表明万达举行了晚会。万达年会文艺汇演,或者说万达春晚,曾是万达年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从1988年万达集团创立开始,万达就有了自己的春晚,董事长王健林的独唱,一度是年会上的保留节目。

然而,人们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王健林在年会上唱歌了。

“万达的年会是比照两会、晚会是比照央视春晚来做的。万达春晚的导演请的是央视副导演级别和地方台春晚的总导演级别……”

这是媒体人徐昙在《创变》一书中的描述。找一处旅游胜地,逛逛当地的万达城,然后近千名总经理以上主管以固定穿着坐在会场听董事长的年度报告,是万达年会的通常议程。

年会曾是万达每年的重头戏,其中除了年度报告,最受期待的是万达春晚。

万达春晚通常要用一年时间筹备。根据万达官方介绍,每年3-5月,万达年会节目组就开始当年新春联欢晚会的创意、头脑风暴工作;7月份面向全集团征集年会创意,各单位报名节目方案;9月,经过集团总部和导演组多次审核的节目名单确定,开始长达3个多月的节目彩排。

万达成立30周年的2018年年会,从2018年年初启动。时间如此之长,是因为每一个环节都被要求精准执行:春晚有20多个节目,每个节目要经历近100个审核节点;参会人员的胸牌记录了住宿、流程信息,可以在安检时用来识别身份;用13分28秒,场地能从一个大会议厅变成承载56张餐桌的宴会厅。

“如果你在万达经历过做年会这样的事,那么你干什么事,都不难了。”万达年会的风格是万达工作法的一个缩影,与业务部门同样采用了万达引以为傲的“模块化管理”:年会被分为约272个模块节点,每个模块有它明确的工作内容、工作标准、开始和完成日期。如果没有按时完成,就会在系统里被亮红灯。

有了机械般精密的执行方案,意味着没有人不可以被代替。无论谁来负责年会,都可以按照模块工作表展开工作。

让万达年会生动起来的人,是王健林。

员工听老板唱歌,是一年中难得的轻松时刻。老王爱唱歌,人尽皆知,王健林唱崔健的歌有崔健的影子,唱伍佰的歌有伍佰的味道,人们叫他“被首富耽误的歌王”。

2016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王健林第三次登顶中国首富。那年年初,万达年会在西双版纳的万达国际度假区举行,王健林在年会上一口气唱了四首歌:《假行僧》《单恋一枝花》《篱笆墙的影子》《我的根在草原》。

舞台上,王健林像一个真正的歌手,在《假行僧》四分钟的演唱中,有三个员工跑上台送花、与他合影。

当时的万达还是一个国际化公司,年会背景屏幕上时不时闪烁着“Wanda group spring festival gala”。底下西装革履的高管纷纷举起手机录像,当王健林唱到“假如你已经爱上我,就请你吻我嘴”时,台下爆发出阵阵欢呼。

王健林的唱歌视频会第一时间传播到互联网上。最开始的时候,“首富唱歌”这件事让网友以及国内外媒体都感到了一丝新奇,专业歌手龚琳娜、张靓颖纷纷站出来为老王点赞,肯定他的歌喉。

摇滚、通俗、民歌……王健林什么都会唱。2017年,万达年会在合肥举行,王健林入乡随俗,与安徽一名女歌手合唱了黄梅戏《夫妻双双把家还》。

2017年万达年会,王健林与歌手合唱黄梅戏《夫妻双双把家还》/视频来源:华商名人堂

但是在这之后的第二年,也就是万达成立三十周年的年会,王健林没有再唱歌。有人说,老王不高兴了,过去这一年,万达遭到银监会的债务风险排查,紧急卖掉了13个文旅项目和77座酒店。

当年的年会上多了一个节目,《歌唱祖国》。在冰天雪地的哈尔滨,王健林哭了,他说:“万达永远要做中国民营企业的典范”。

“割肉”的一年

从2021年开始,万达年会不再全国各地“巡回”,而是回到了总部北京。王健林的年度报告发言还在流传,但江湖上不再有万达春晚的影像。

今年大概率也很难听到老王一展歌喉。

2023年对王健林来说是“割肉”的一年,他失去了对万达电影、珠海万达商管的绝对控制权,还卖掉了近10座万达广场。

因为重新走上“卖卖卖”之路,王健林距离曾经的首富位置越来越远。2023年胡润百富榜上,王健林家族财富共计470亿元,排名第89位,成为去年财富缩水最多的富豪。

在2022年短暂重回地产首富的王健林,曾被认为是“王者归来”。但万达真正想要“轻舟已过万重山”,始终需要解开对赌协议的紧箍咒。

轻商业运营模式的珠海万达商管,是在房企IPO收紧背景下,万达最有可能上市的板块,也承载了王健林最后的野心。2021年,珠海万达商管获得380亿元投资,同时与22家机构组成的投资方签下对赌协议:珠海万达商管必须在2023年年底前上市,否则万达需支付300亿元的股权回购款。

珠海万达商管在两年内四次冲击IPO。然而,2023年12月28日,港交所显示,珠海万达商管招股书再度失效。

根据界面报道,最后几天,万达还在与投资者谈判,希望四年内分期支付300亿元股权回购款与利息,但是遭到了以太盟(PAG)为首的投资方的拒绝。

截至2023年11月底,万达商管已经偿还了约180亿元的债务,预计2024年,万达商管还需偿还48亿元的境内债与4亿美元境外债。还没有走出高负债的万达,很难再承受对赌协议的失败。

在进行了最大程度的让利后,万达最终解除了对赌协议的危机,结果是,大连万达商管在珠海万达商管的股权从此前的超过78%下降至40%,投资者持股从21.17%上升至60%。

而此前不久,万达电影易主中国儒意,王健林不再是万达电影的实际控制人,只控制万达电影10.9%的股份。

在债台高筑又融资不畅的环境下,企业只能依靠售卖资产回血。在这个过程中,王健林逐渐“失去”了万达。

去年以来,万达总计卖掉了10座万达广场,王健林曾希望通过全国的万达广场年入租金1000亿,并说“万达商业是万达的核心企业”“什么都能丢,这个不能丢”。抛售最重要的资产,可见,万达已经到了不得已为之的地步。

但企业只要还有造血的能力,就还有希望。去年上半年,珠海万达商管的租金收入和营收分别达到231.1亿元、254.52亿元,仍然是国内商业地产的龙头。

相比诸多债务爆雷的房企,率先向轻资产转型的万达,还在坚持。

尽管越来越少见,但企业家在年会上的“乐子”始终被人津津乐道,还有很多人还在等老王回来唱歌。

一则王健林在年会上唱摇滚的视频下方,一位网友说:“没想到还有这一天,吃着花生喝着啤酒,听着首富给我唱歌。”